首页 画室 关注 专业 考试 升学 院校 留学 杂谈 作品 资讯 视频 讯息

动态

旗下栏目: 动态 政策 预科 申请

留学生李洋洁遇害:我亲历的在德华人声援悼念活动(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23
摘要:我们这样忧心忡忡,如履薄冰是有道理的:无论愿意与否,这件事情在闹大的那一刻就已经具有了一定的政治性。不仅是大家的诉求,更有中德双方对此可能的态度,解释以及反应,还有各种不可言说的势力在这件事情里的利

我们这样忧心忡忡,如履薄冰是有道理的:无论愿意与否,这件事情在“闹大”的那一刻就已经具有了一定的政治性。不仅是大家的诉求,更有中德双方对此可能的态度,解释以及反应,还有各种不可言说的势力在这件事情里的利益都无法不被考虑进去。

一系列事情证明我们的担心不是多余:各个群里不乏过于“热血”之人,要求“给德国人一点颜色看看”,我们不得不一再解释这只是一个不涉种族的刑事案件。全德活动的协调人XX接到德国媒体采访,一直被追问活动的背后策划者是不是中国政府,即使XX一再说明这真的只是民间自发行为(关于这类事情,G律师对我们有过提醒:2008年奥运火炬事件的时候德国华人也游过行,波鸿只有一个人出于完全自发的理由披了一面国旗上街,然而德国的媒体对整次活动的理由和诉求几乎没有报道,单把镜头对准了那一面国旗,并暗示这是中国政府出于大沙文主义的策划)。当然,还有一些不可言说的群体带着一些不可言说的目的,在群里煽风点火,志在把群情带偏,意图借此打击中德关系,甚至不惜歪曲解释整个事件。

我的作息不再规律。好几天1点才睡,睡前还一直在发消息,即使睡着脑子里还是闹哄哄的。全德负责人群,汉堡大区群,汉堡负责组群,全德华人大群,四五个群里微信发到眼睛绿。六月初我有一篇会议论文的deadline,那几天J和M他们做了更多工作,方便我腾出时间来赶论文。论文是忍着头痛蹭着deadline发出去的,脑海里不由响起晴雯补完雀金裘那一声叹:我再也不能了。

与此同时,M和我跑了几次打印工厂,J一边在德语班上和完成时较劲一边狂发微信,CL挺着大肚子算账做表格,G律师一边开玩笑(“这又不能给我带来收入”)一边见缝插针地在大群里强调活动时不能用“凶手”只能用“嫌犯”。

6月11日,全德12城集体行动:汉堡,纽伦堡,柏林,慕尼黑,斯图加特,不伦瑞克,科隆,德绍,法兰克福,杜塞尔多夫,卡尔斯鲁厄,拜罗伊特。微信微博上面全部有人发出点蜡烛的通告。整件事情没有上下级,没有领导与被领导。在全德负责人群和地区群里,从概念设计到口号,标语,着装,注意事项,所有的细节,都是我们通过微信,民主集中制,一点一点细化,讨论和落实下来的。

活动前几日又爆出消息:男嫌犯那对在警察局任职的母亲与继父,在洋洁父母抵达当地后不久就开了一家私人酒吧,照片上他们神态轻松甚至笑容满面,似乎人们的疑虑对他们完全不构成压力。

 

悼念活动现场。德中双语横幅上写着:“她在幽冥中哭泣,求公正以得安息”。摄影:吴国峰。


悼念活动现场。德中双语横幅上写着:“她在幽冥中哭泣,求公正以得安息”。摄影:吴国峰。

 

11日,汉堡的天气罕见得好。活动报备在处女堤,汉堡的市中心,背靠阿尔斯特湖,面向市政厅。M,J,LG他们早早地到了现场,摆出李洋洁的照片,扯起德中双语横幅:“她在幽冥中哭泣,求公正以得安息”。K带来了她在报社工作的专业摄影师朋友。我们另外还找了在德国长大的GX作为负责人之外的公共发言人。

我又写了一篇专门的德中双语发言稿:“……我们想要做什么呢?我们想要表达哀悼和同情。我们希望,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能被公正而善意地对待。我们希望,人类的生命和尊严得到更多珍惜。我们希望,人们都对自己周围的人有更多顾惜。我们心里很清楚,这是一个美好而不切实际的愿望。也许它永远也不会实现。但我们还是要站在这里,大声说出我们的诉求和决心:我们会手拉手为实现这个‘不切实际’的愿景努力,这也是我们华人为人类社会愿意作出的贡献。在今天这个充斥着暴力与不公,人的尊严和生命如此脆弱的时代,我们的决心显得更为重要。”——发言稿延用了之前文章的思路:用对方听得懂而且能接受的语言讲述我们的立场与诉求。其他城市有自己准备的,也有采用了我这篇的。我们同样把发言稿连同案情进展一起打出来,以传单的形式发给过路人。

所有人按照之前约定的那样,着一身全黑。汉堡群里手巧的阿X自发做了两百多朵白花给每个人别在领口。地上,洋洁的大幅照片前点着蜡烛,被鲜花环绕。C和CL弄了专门的签名捐赠簿,所有钱除了用于之前垫付的活动经费外,余下的全部委托使领馆赠给洋洁的父母,并在活动后于汉堡大区群里公示。

从发言到默哀到悼念活动,时间过得比我想象的快。给洋洁献花的时候,有女生在轻轻地啜泣,男生的下巴勾勒出坚毅的线条。默哀时,也有过路的德国人加入我们。活动快要结束GX才告诉我们奶奶病了要早些走。之前一直在发牢骚(“万一被那个变态或者在警察局做官的变态父母盯上你怎么办!”)的Z也拿着相机来到现场,还偷偷捐了50欧。唯一事先考虑不足的是没有买扩音器,所以我不得不“喊”出发言。还有德语发言时,我本来面向参加活动的人群,后来大家觉得需要唤起德国民众的关注,所以临时又让我站到街边面向着过路人发表讲话。从事后的现场照片上看,两百多个一身全黑的人沉默地、面色凝重地站在我背后,在过路人看来,应当是颇有些震撼的。

欧洲的华文报纸都报道了这次活动,有些甚至是整版。而各路德语媒体,包括德国电视一台这种“央视”一类的媒体,自从中国人的态度不再是“透明”以后,对李洋洁案的跟进报道直到现在都一直没有停止过。

很快,就传出了男嫌犯母亲暂停工作,继父接受问询的消息。

 

悼念活动现场。摄影:吴国峰。


悼念活动现场。摄影:吴国峰。

 

而后,大家回到了各自生活。一切就像活动过后的地面一样,干净整洁,没有一张废纸。但当初为了洋洁的事情建立来的各个地区群却并没有解散。纽伦堡大区群在XH的管理下活跃而有序,还举办了一些很有益的活动,真正做到了互助。汉堡大区群也改名叫“汉堡大区华人重大事件关注及互助群”。

责任编辑:采集侠

最火资讯

画室指南—专注美术升学
画室指南精选全国各地上千所实力画室,每一所都经过精心考察,想具体了解某家画室,请在微信客户端上关注我们的微信订阅号,即可阅读沟通。
画室指南官方微博,你想要的资讯都有
首页 | 画室 | 关注 | 专业 | 考试 | 升学 | 院校 | 留学 | 杂谈 | 作品

中国美术高考网_画室指南 技术支持:北信网络

电脑版 | 移动版

在线咨询
热线电话
4008913665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