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画室 关注 专业 考试 升学 院校 留学 杂谈 作品 资讯 讯息 视频

国内

旗下栏目: 热评 国内 头条 时局 国际

艺术|莫奈的花园

来源:未知 作者:北京画室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27
摘要:艺术|莫奈的花园 最权威的美术教育培训北京校尉美术 我成为一个画家或许应该归功于这些美丽的花朵。 莫奈 以热爱园艺的印象派代表画家莫奈以及以他在法国小镇吉维尼的花园为中心的群展 描绘现代园林:从莫奈到马蒂斯群展在英国皇家美院拉开序幕,让我们一窥

 

艺术|莫奈的花园

最权威的美术教育培训—北京校尉美术

 

 

我成为一个画家或许应该归功于这些美丽的花朵。——莫奈

以热爱园艺的印象派代表画家莫奈以及以他在法国小镇吉维尼的花园为中心的群展 “描绘现代园林:从莫奈到马蒂斯”群展在英国皇家美院拉开序幕,让我们一窥19世纪后半期至20世纪前半叶西方艺术家与花园间密切共生的联系。

 

 

瓦西里·康定斯基,《茂瑙花园II》,1910
Oil on cardboard, 67 x 51 cm
Merzbacher Kunststiftung
Photo (c) Merzbacher Kunststiftung

展览展出了莫奈以及同时期印象派艺术家雷诺阿、塞尚、波纳尔和毕沙罗的花园主题作品,分别展示了他们以不同方法描绘的植物和花园,以及后来的前卫艺术家波纳尔、萨金特、保罗·克利、埃米尔·诺尔德、康定斯基和马蒂斯以及克里姆特难得一见的花园绘画作品。

 

 

皮埃尔·伯纳德, Resting in the Garden (Sieste au jardin), 1914
The National Museum of Art,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Oslo
Photo (c) Nasjonalmuseet for kunst, arkitektur og design/The National Museum of Art,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 (c) ADAGP, Paris and DACS, London 2015

展览聚焦于莫奈和他的花园,观众可以看到莫奈早期与晚期作品风格上的渐变,也能够通过他不同时间所绘的相同景物的画作体会到莫奈对园艺的热爱,以及如何将这个为他带来了无尽灵感和题材的花园与他的绘画艺术融合成为一体。透过展览我们也同时得知,莫奈并不是唯一的一个热爱园艺的印象派艺术家。同莫奈一样,雷诺阿、塞尚、波纳尔和毕沙罗都有他们自己的住宅和花园。包括后来的野兽派大师马蒂斯,晚年时也在尼斯购得并经营着自己的花园。花园不仅是这些艺术家个人精神上的世外桃源,而且还是他们光线和色彩的实验室。

 

 

克劳德·莫奈,《睡莲》,1914-15
Oil on canvas, 160.7 x 180.3 cm
Portland Art Museum, Oregon. Museum Purchase: Helen Thurston Ayer Fund, 59.16
Photo (c) Portland Art Museum, Portland, Oregon

展览最大的亮点就是莫奈的巨幅作品《睡莲》三联画,这三幅画作分别属于克里夫兰、圣路易斯以及堪萨斯城三家美国博物馆的收藏,这是第一次在英国被完整的展出。

 

 

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在阿让特伊花园中绘画的莫奈》, 1873
Oil on canvas, 46.7 x 59.7 cm
Wadsworth Atheneum Museum of Art, Hartford, CT. Bequest of Anne Parrish Titzell, 1957.614
Photo (c) Wadsworth Atheneum Museum of Art, Hartford, CT

展出的画作中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红色罂粟以及各种缤纷的花卉,眼花缭乱的果园和菜园,花园的幽径和迷宫……亨利·马蒂斯一个粉红色的大理石台面的小桌子安静地矗立花园的一角,旁边新鲜的绿色植物与它形成了完美的色彩搭配。一位女性懒洋洋地躺在在皮尔·波纳尔充满感性的白日梦中的画面中。而花海则像火焰般点燃了埃米尔·诺尔德的画布。古斯塔夫·卡耶博特的花园则是通过迷人的大丽花衬托出了他那红瓦房沐浴在阳光下的阴影。在雷诺阿所绘的莫奈《在阿让特伊花园中绘画的莫奈》与莫奈自己的写生作品《艺术家的花园》做了值得玩味的对比。雷诺阿凭借其丰富的红色大丽花和奶油般的云朵,使画面中蓝色的百叶窗和房屋均散发出柔和初夏之光。

但没有什么能与莫奈的花园相比。

1883年4月底画家莫奈乘火车经过吉维尼小镇的时候,被那里的宁静和自然风景深深吸引,于是决定在此定居,直至1926年逝世。酷爱园艺的莫奈对其进行了大规模改造,他建造了温室,并雇佣了园丁为其打理花园。改造后的莫奈花园分为水园和花园两部分,花园又称诺曼底园,位于房前,呈长方形;水园是一个人工湖,我们从莫奈著名的作品《睡莲》系列和《日本桥》系列中可以看到,水园的规划处处流露着日本园林的影子,湖里种满了睡莲,岸边则是垂柳和竹林,几座绿色小桥跨于如镜的池水之上。莫奈摈弃了传统的花园栽种和修剪花木的模式,不去刻意修剪他的花草树木,让各种色彩的花丛错落有致,并且每个月都有不同的花卉盛开,形成赤橙黄绿青蓝紫白的完美色彩组合。

 

 

 

克劳德·莫奈,Lady in the Garden, 1867
Oil on canvas, 80 x 99 cm
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t. Petersburg
Photo (c) 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 Photography: Vladimir Terebenin

我们看到莫奈反复描画出的天光水影和色彩无穷变幻的花园。睡莲因为光线的不同而持有不同的色彩;池塘中的桥梁被映射在水中;在水中映射出的那些令人陶醉的黄昏景象,以及在铺满画面的深蓝色布背景中的星星点点的白色睡莲…到了老年,莫奈说他对他园艺的骄傲更是多于他的艺术。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在本次展会的高潮和亮点,那三张首次在伦敦重聚的《睡莲》三连画组成的全景具有压倒一切的宏伟。所有你看到的水,花,叶子,反射,光线,永无止境变化的的颜色犹如液体和空气充满了空间。莫奈花园的美是无法计量的,而他的视野更是无限的。

如果你爱花园和园艺,你一定会喜欢这个展览。但更为重要的是,这个展览本身并非是一个简单地传递园艺知识的展览,同时也是一个使我们接近有关社会史的展览;一个关于园艺热潮如何对艺术家产生影响以及是何种影响的展览;一个绘画同园艺以及技术的关系的历史性回顾。

 

 

亨利·马蒂斯, The Rose Marble Table, Issy-les-Moulineaux, spring-summer 1917
Oil on canvas, 146 x 97 cm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 Mrs. Simon Guggenheim Fund, 1956
Photo (c) 2015. Digital image,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New York/Scala, Florence / (c) Succession H. Matisse/ DACS 2015

如法国著名思想家雅克·朗西埃(Jacques Ranciere)在他的有关美学的论述中指出的那样,艺术有着三种不同的认同体制:影像的伦理体制、艺术的再现体制和艺术的美学体制。影像的伦理体制与艺术的再现体制是属于西方古典时期出现的一种“艺术”体制,影像的伦理体制的教化民众的目的和艺术的再现体制是等级性决定了他们都是一种不民主、反平等的艺术体制。朗西埃着力推许的是第三种艺术体制,即艺术的美学体制(the aesthetic regime of art)。朗西埃指出,美学体制是对再现体制的美学革命。它的最重要表现是平等维度的引入。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美学体制的实践者们摒弃了再现体制所固守的模仿原则,逾越了艺术与日常生活的边界,转而主张日常生活的种种事项均可以进入艺术。

正如这个展览呈现的那样,花园、果园甚至菜园进入了印象派艺术家们的视野,并成为他们普遍运用的主题,并以此更新了艺术边界,增加了美学的维度。更如莫奈所做的,他为他的花园创造和赋予了一种哲学的、科学的以及诗意的神秘气场,为人们打开了令人无限遐想的独特风景。

 

责任编辑:北京画室
画室指南—专注美术升学
画室指南精选全国各地上千所实力画室,每一所都经过精心考察,想具体了解某家画室,请在微信客户端上关注我们的微信订阅号,即可阅读沟通。
画室指南官方微博,你想要的资讯都有
首页 | 画室 | 关注 | 专业 | 考试 | 升学 | 院校 | 留学 | 杂谈 | 作品

中国美术高考网_北京画室指南 技术支持:北京推广公司

电脑版 | 移动版

在线咨询
热线电话
15330063661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