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画室 关注 专业 考试 升学 院校 留学 杂谈 作品 资讯 视频 讯息

艺考

旗下栏目: 艺术 就业 人文 艺考 历史

鲸腾故事 | 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今天讲个老沙和彩头的故事......

来源:未知 作者:指南君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14
摘要:我来自偶然 像一颗尘土 有谁看出 我的脆弱 ...... 我来自何方 我情归何处 谁在 下一刻 呼唤我 ...... 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平凡地像一颗尘土,有些时候我们显得都无比脆弱。可是,我们又往往在一个我们自己都无法预知的时刻迸发出一种突破自我局限的动力,在一群

  我来自偶然 像一颗尘土

  有谁看出 我的脆弱

  ......

  我来自何方 我情归何处

  谁在 下一刻 呼唤我

  ......

  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平凡地像一颗尘土,有些时候我们显得都无比脆弱。可是,我们又往往在一个我们自己都无法预知的时刻迸发出一种突破自我局限的动力,在一群人的呼唤中,决心挑战自我的禁区,向着一个更加完美的自我进发。

  画室里的生活看似平淡无奇,但是一幅色彩头像却勾起了我一份至今难忘的记忆。今天,我就要讲讲这个关于彩头的故事。

  

  一年半以前,在这里,老沙为了两张彩头,不开心了

  对!就是这个地方,这个角度,这个情景。我第一次认识了一种画的名字叫“彩头”——其实,它就是用水粉颜料,在纸上画的一个人的脑袋。这种画,是中央美院造型、清华美院造型、以及中国美院造型专业多年的入学专业课考试必考的科目(有些时候也考色彩半身像,比如去年央美)。

  关于彩头的故事,开端是这样的:

  那天,我看见沙伟臣窝在那个圆沙发里对着手机运气——很显然,他不太开心。因为当时刚刚出版的一般考前培训年鉴(其实就是各个画室的范画画册)里,出现了两幅彩头,署上了他的名字。然而,那两幅画并不是他画的,是因为出版社的错误,张冠李戴了。

  

  当时,为了两张彩头,我还卷进了那次口舌之争

  因为这个事,那两幅画的原作者不干了,毕竟这事涉及人家的知识产权,人家不高兴也完全可以理解。即便是被动的冒名顶替,固然也是不好的。于是,老沙也不开心了,他主动在朋友圈、社交网络公开说明情况,希望换来对方的理解。可是事与愿违,他换来的并不是原作者的谅解,相反却是一通看似永无休止的恶语相加,于是乎,一向笨嘴拙舌的老沙郁闷了。他就像一个吃了黄连的哑巴,似乎永远被定格在了那个沙发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涨的通红。

 

  老沙为了那次的事,真的很委屈

  其实说到这里,我也必须向对方郑重地道个歉。当时,我刚来画室不久,我看到老沙不开心,自然希望通过自己的方式让他的不良情绪不要再扩散。于是,我开始利用自己一向熟练、信手拈来的词汇量开始在社交网络上和矛盾的另一方开始了针锋相对的对骂。一个播音系加中文系的双学位获得者和一群义愤填膺的人对骂,势必呈现出针尖对麦芒的态势。眼看话题开始呈现出登上热搜榜的趋势,老沙及时叫停了。事情告一段落,而我却知道了一件有趣的事:我眼前的考前名师沙伟臣先生,其实长期以来只教素描和速写,还有创作。但是色彩,他其实是不教的。所以,他才会对这次发生的事情感到如此的委屈——“我压根就不教这门课,我也不画这个东西,他们就算写成了我的名字,这圈子里,又有谁不知道我根本不画彩头呢?”

  

  老沙继续在画室给孩子们上课,彩头的话题告一段落

  彩头的话题就此告一段落,之后,彩头,再次成为我们生活中被议论的焦点是在今年的夏天。当时,画室2018届的同学已经陆续来到画室,可是彩头该由谁来教呢?众所周知,鲸腾美育原先的彩头老师离开了团队,一时间,这还真成了困扰我们的一个话题。虽然说,之前老沙的好友谢宜均老师已经同意来给同学们进行考前的培训,但是因为谢老师是中国油画院的老师,所以时间紧张,不能确保始终陪伴大家度过整个考前培训阶段。我们也不能一直不开课干等着谢老师的到来,必要的训练和讲解是非常必要的。

  正在大家为这个难题困扰的时候,有一天,我走进教室,我发现了令我惊奇的一幕!

  

  老沙画彩头了!

  没错!你没看错!老沙开始教色彩了!气场十足,并没有在探索的状态,而是出现了一种轻车熟路的自信。从单色开始、像真正意义的彩头过渡、再到色彩半身像!虽然明显很久没有画了,但是他就像一个考前的学生一样,仿佛重新回到了自己18,9岁的时候——他在调色纸上涂抹着颜料,撩开自己额头前的长发,观察着眼前的模特,果断地下笔,精细地描摹......诚恳的笔触是他对自我的挑战,绚烂的色彩是他对责任的承担,完整的画面是他对事业的忠诚。

  色彩半身像特别训练,老沙用心揣摩

  其实就在上个星期,老沙对我发出了我来到画室后的第4次邀请,他想画一张我的彩头。说实话,我当时真的有点担心,我怕他多年不画彩头,会把我画的其丑无比。但是,我现在看到他如此用心地在精进自己的彩头技艺,我真的被感动了。不仅仅是我,鯨腾美育的任何一个员工都愿意为他和学生们做彩头模特,因为在我们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为了学生,愿意去改变自我、挑战自我、完善自我的老沙。我们和他的目标一致,我们愿意为学生的进步,付出我们的时间,哪怕牺牲掉自己在画中暂时的形象。

  沙老师的单色彩头范画:

  当然对于老沙这样的素描超人来说,用软笔工具的控制素描的画面当然不成问题,而且画得很强势

  《论语·卫灵公》中有云:“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意思其实很明确:身为强者,与其求人去帮助自己,不如自强不息,突破自我,考自己的双手去改变眼前的困局。

  沙老师色彩头像范画: 

  这幅画是老沙在户外做的范画,画了不到两个小时就被大风刮回来了。但是总体还是不错的。

  画这张头像的时候,老沙是带着造型班的同学在狂风中完成的。(伞是为了挡风)

  这幅是老沙随手给一个学生改的,用时也不长

  这幅画同样是沙老师修改的作品

  这两张油头是老沙若干年前自己画着玩的头像,虽然是油画头像,但是能感觉到当时大胆的用笔,那种笃定的自信心,其实老沙不教色彩从某种角度讲是一种懒,他可以在别人教色彩课的时候做点自己事,但是现在不行了,他决定自力更生,自己解决全部的问题

  沙老师色彩半身像范画(一):

   局部图

  沙老师色彩半身像范画(二):

 

  步骤图:

 

  局部图:

 

  对于色彩头像其实老沙也不是突然被迫才来教的,其实他早有铺垫。早在8月份和9月份,他分别做过两个大课。他讲过色彩史还讲过色彩的调性,把绘画考试分为硬笔和软笔,这些都是非常新的概念,很新的教法。也只有他这样的有原创力的老师才会做好。这对于鯨腾的学生来说是很大的福气,老师们倾囊相授,并且还在不断地推陈出新以应对变化中的高考改革。

  

 

 

  以上课程敬请关注“绘画事务所”,我们会放出原版课

  其实,我们很明白,身处激烈市场的竞争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看到今天的鲸腾美育在一次次困境面前跌倒、希望看到老沙和我们遭遇困境。但是我们眼前的老沙用他关键时刻迸发出的力量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身为强者,就要自己动手,去努力战胜一切困难!与其在困难面前干等着自己被失败吞噬或被莫须有的人平白无故地拯救,不如用自己的双手去改变一切!别人能做到的事情,我们又何尝不可为之?

  

 

 

  强大的知识储备是沙老师敢为人先、突破自我的资本

  当然,我们也要对身处艺考关键时期的同学们多说几句:“看看你们的沙老师,他在困难面前已经为你们树立良好的典范!你们之中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在困难面前大义凛然、挺胸抬头,义无反顾地向着战胜困难大步向前呢?”

  最后说句发自肺腑的话,相信你也会赞同:“老沙,今天画彩头的你,很帅,很帅!”

  鲸腾美育2018年的同学们色彩头像作品:

 

  鲸腾美育2018年的同学们色彩半身像作品

  

  致敬我们的团队——鲸腾美育!

责任编辑:指南君

最火资讯

画室指南—专注美术升学
画室指南精选全国各地上千所实力画室,每一所都经过精心考察,想具体了解某家画室,请在微信客户端上关注我们的微信订阅号,即可阅读沟通。
画室指南官方微博,你想要的资讯都有
首页 | 画室 | 关注 | 专业 | 考试 | 升学 | 院校 | 留学 | 杂谈 | 作品

中国美术高考网_北京画室指南 技术支持:北京推广公司

电脑版 | 移动版

在线咨询
热线电话
15330063661

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