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画室 关注 专业 考试 升学 院校 留学 杂谈 作品 资讯 视频 讯息

艺考

旗下栏目: 艺术 就业 人文 艺考 历史

鲸腾故事 | 画室、往事(十四)—— 校考

来源:未知 作者:指南君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29
摘要:导读: 这是一个中断许久的栏目了。但是,绝对不是江郎才尽导致的词穷,而是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考试季临近,今天,先来回忆一下2月份的那次校考吧!很快,今年的校考也不太远了...... 《画室、往事(十四)校考 上》向你娓娓道来...... 片尾字幕 陈其钢 - 山

  导读:

  这是一个中断许久的栏目了。但是,绝对不是江郎才尽导致的词穷,而是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考试季临近,今天,先来回忆一下2月份的那次校考吧!很快,今年的校考也不太远了......

  《画室、往事(十四)——校考 上》向你娓娓道来......

  

  片尾字幕

  陈其钢 - 山楂树之恋 电影原声带

  

  去年校考前,鯨腾美育的全家福

  校考

  其实,这段关于校考的文字老早就应该呈现在绘画事务所的推送里。但是,我却拖到了今天。因为,我害怕,我害怕去回忆那段近乎于疯狂的日子,它让我一想起来,浑身都会起鸡皮疙瘩,他让我感觉到生活在当下是如此的艰难。不仅我们活的艰难,孩子们活的也艰难,我们每个人似乎都被关在一个大罐头盒里企图冲出铁皮的包裹。但是,最终能走出去的又有多少呢?但好在,罐头盒终究会被打开,我们也会各自在广阔的天地里寻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上届校考前的课堂

  

  上届校考前的课堂

  半年前经历了搬家,我们其实每个人都累了。我时不时像个农民工一样,独自蹲在教室的地板上发呆。老黄是画室里看起来和我一样像农民工的另外一个人,他每天早晨6点就起床,骑着电动车穿越北京的通州和朝阳区,每天带进画室的,除了直勾勾的的眼神就是一身冒着白气的风霜雨露。直到有一天,他迟到了,当他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头发蓬乱,走路一瘸一拐,脸上还有一片擦伤,可是平常疲惫无神的眼睛却瞪的大大的——他在结冰的路面上摔倒了,飞出去好几米,明显是吓了一大跳,好在他还是来了。

 

  上届校考前,我已经和农民工别无二致

 

  老黄即便被学生装点一番,情况也好不了多少

  就在距离老黄的教室几米开外的地方,两个女老师在忙着给孩子们改画。她们也累了。她俩的宿舍就在我的隔壁,疯狂的考前生活,让她们的房间疏于打理。佳丽的零食和郭炜的大衣就那样混乱地堆在一起——她们顾不上收拾,因为当时是考前最艰难的时刻。或许对于在画室生活多年的她们来说早就习以为常,但是对于我来说,我甚至感觉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她们,也是鲸腾的一段往事

  深夜,我独自在偌大的教室里晃来晃去,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闲逛,也不想去睡觉。在这闲逛的过程中,我倒是不自觉地给自己找到了很多其他画室里绝对没有的服务项目。我也成了这个项目唯一的服务员。

  

  刚到画室时的夏文龙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孩子

  第一个服务对象来自云南,这个男孩自打来到画室的第一天,给我的印象就是沉默。我甚至在共同相处的几百个日夜里还没有听到过他的声音。每天深夜,他都在画室最里面的教室的最靠近墙根的位置支起一盏长明灯,独自一个人在灯下纠结铅笔和纸面到底该以怎样的姿态邂逅。直到有一天,我走近了他的时候,他听到我和他说话,一直紧咬着嘴唇一语不发。

  

  夏文龙长大了

  他叫夏文龙,来自云南,他天生的寡言让他甚至不愿开口去主动问问老师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在那一个人较劲。“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要靠自己主动去争取吗?鼻子下面张着嘴,嘴不是单纯吃饭用的,更重要的功能是说话!你不说,谁会知道你想要什么?!”我有点急了,我只记得我当时快步冲进老师宿舍,一把薅起来几乎要睡着的助教高鹏。就这样,在我和小助教的共同协作下,我们用了将近2个小时,帮着这个比老沙还木讷10倍的男孩完成了一张完整的素描头像。

  

  同样来自云南的余欢,在画室里还是个毛丫头

  

  同样的变化也发生在余欢身上,她如今上大学了

  说到这群来自云南的孩子,他们是我们去年最难忘的一段经历:他们家离的最远,条件最艰苦,联考最晚,校考难度最大。相比很多东部省份的孩子,他们甚至都不敢去奢望北京的院校。北京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闻所未闻的,他们在短短3个月的集训期里需要接纳的事物太多太多。综上种种,让他们木讷、语塞、不知所措……这就是中国的现实:地域差异悬殊且极不平衡,这些西部走出来的孩子们所获得的教育资源甚至比不上20年前的我。

  

  “吉祥”也是个故事

  当然,还有被我一直称为是床仙的吉祥。在我和他正式沟通之前,我一直以为他是个习惯了旷课且贪睡的纨绔子弟。这或许是因为他白皙的皮肤和不俗的品位让我对他产生了错觉,后来才知道,事实和我的判断截然相反。

  

  彼时的吉祥,同样是个小盆友

  彼时的他,面临的现实压力和理想之间的鸿沟让他在竞争压力巨大的画室里渐渐迷失。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他对着卫生间的镜子让同学帮他剃头发。深夜的画室里昏暗的灯光,映衬着飘落在地板上,吉祥的一缕缕长发。那一刻,我忽然体察到临近危急关头,一个无助的孩子企图削发明志的纠结。我不忍心看到一个18岁的男孩第二天以一副光头的形象示人,于是,我接过了剃头的推子,帮他剃了一个还算看得过去的寸头。

  

  临时起意的剃头匠

  写这堆文字的时候,吉祥已经回到了画室。是的,复读,他长大了。我无需再在昏暗的灯光下给他剃头发,他懂得了在现实的残酷和理想的远大之间渐渐寻找平衡点,这一点的进步,或许比他的精进的画面更容易让一个青春已逝的过来人更容易感到欣慰吧。

  

  再见到吉祥,已是玉树临风

  ……

  北京,首都机场。我和老黄打点行囊踏上了南下的旅途。我们要去深圳,带11个广东生源的孩子参加央美和广美的校考。广州温暖的阳光让我们打起了精神,我发传单、印条幅,老黄改画,为他这11个同乡进行最后的冲刺。

  

  抵达深圳,这里有北京缺失的阳光和吃不完的猪脚饭

  

  考场外,鲸腾的条幅拉起来了

  

  旅馆成了临时教室

  央美考试最后一天,整个校考冲刺阶段最让我开心的时刻到来了。我看到了一个格外美丽清纯的罗嘉琪。阳光下,她第一个走出行知中学的考场,在众多等候家长和老师的人群里,当她听到清晰的呼唤后,急速奔向我,给了我一个至今难忘的、情不自禁的拥抱——半年过去了,我已经和这群孩子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他们的喜怒哀乐和画室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已经在不经意间融入了我的生命。我和罗嘉琪约定,无论结果怎样,几个月后,我们要在北京重逢!

  

  考场外,罗嘉琪第一个完成考试,立刻帮我们发放画室宣传单

  分别的时刻到了,我们要回到位于北京近郊的鲸腾美育,孩子们要回到文化课学校去准备高考。我清楚地意识到,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今天将和我永远再见,从此他们的生命中会有更多的精彩等待他们去亲历,我的记忆里却永远留下了他们挥之不去的身影。

  

  我和广东籍考生的合影

  

  散伙饭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那天老黄选择独自待在旅店,让一个人去和他们吃这顿象征句号的散伙饭。(或许,他是个比我更容易动情人,他可能不愿意让自己表现出太多的多愁善感吧。)时至今日,我已经不记得那天在街边的火锅店里我喝了多少酒,我只记得,在深圳东门老街的榕树下,当我目送罗嘉琪瘦小的身躯背上沉重的画袋在我的视线里逐渐变成一个黑点的时候,我又哭了。

  

  他们,在我的眼前一个个消失了

  

  这是一把有故事的刀,罗嘉琪忘在了我的书包里,我们约定在北京重逢时还给她,可是在机场过安检时差点被扣。经过我和安检人员一番唇枪舌剑,终于带回了北京。

  校考的故事远没有结束,眼下又到了考试季。2019年的校考筹备又将遇到哪些值得铭记的瞬间呢?

  欢迎继续关注《画室、往事(十五)—— 校考(下)》

  

责任编辑:指南君

最火资讯

画室指南—专注美术升学
画室指南精选全国各地上千所实力画室,每一所都经过精心考察,想具体了解某家画室,请在微信客户端上关注我们的微信订阅号,即可阅读沟通。
画室指南官方微博,你想要的资讯都有
首页 | 画室 | 关注 | 专业 | 考试 | 升学 | 院校 | 留学 | 杂谈 | 作品

中国美术高考网_北京画室指南 技术支持:北京推广公司

电脑版 | 移动版

在线咨询
热线电话
15330063661

微信公众账号